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绝配娇妻小秋】(92)【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绝配娇妻小秋】(92)【作者:洗澡水2(不差钱的土豪)】
字数:765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十二章 ——死灰复燃,燃情四射的一个月

  这时监视器里小秋,小心翼翼地把小宝放在床上,然后细心地盖上了被子,像所有的母亲那般,喜不自禁地满含爱意地盯着小宝看了一会,然后才转过身慢悠悠走出了房间。

  本来多么惬意有爱的一面,只是遗憾的是小秋不会回到房间,而是会去父亲的房间尽情嗨皮,而且还不知道会玩什么鬼玩意。我点了一根烟,坐在椅子上面,心想,今晚估计只有小宝才能睡得最安逸了。

  当然,我本不会如多愁善感。因为一年下来,慢慢都习以为常了,尤其小秋现在比我还自然。

  而再次让我纠结的原因,是父亲为啥要给小秋发那条让人「吃惊」的信息,难道就不怕我看到吗?还是他们太了解我的性格?

  想着想着,也觉得可笑,我跟小秋都这么多年的夫妻了,都已经到了七年之痒了,居然还跟恋爱时一样,动不动吃醋,动不动「为情所困」。就像去年想的一样,不想过一潭死水的生活,但是没想到却过上了暗涌流动的刚谈恋爱时那般揪心的生活。

  就这样呆坐了一会,烟头的灰居然有一截了,于是我便用手弹了弹,这又让我想起了一件趣事:我一般很少抽烟,只有在下四国军棋时,需要全身心投入时,偶尔吸一根,但是小秋却嘴巴叫着:「不许吸」,不过同时却又调皮地把烟灰缸端到我面前,然后戏谑道:「下个军棋还要抽烟,你真以为打仗啊,把房里都弄得乌烟瘴气的。」

  小秋就这样,刀子嘴,豆腐心,嘴巴上有点霸道,但是很多时候却又体贴得不行,所以总是惹得我忍不住跟她打情骂俏,记得我那时还纠正了小秋的用词错误,我说道:「不对哦,不是乌烟瘴气,我现在吐出来的烟,那叫硝烟弥漫。」
  小秋也当仁不让回道:「滚,你这个好战份子,要打仗出去打仗,我可是热爱和平的人。」

  当时我贼贼地看着小秋,然后坏坏地说道:「是吗?你不喜欢打仗吗?哼,哼,哼···」然后就把小秋摁倒在床上,接着传来了小秋的「救命声」,但是一旦跟小秋交上火,小秋不但不再反抗,还变得风情万种起来,做完后,我还嘲笑小秋:「还说不喜欢打仗,我看你就是一块百年不遇的打仗的好料···」小秋红着脸格格笑,然后就把垫在她屁股下面的枕头砸在了我身上。

  是啊,小秋的确是一个适合打仗的料,而且还是一个打「外战」的高手,这不,此时此刻也许正在用「新武器新玩法」正在跟父亲交火。

  而且一想到这个新式武器,我就心堵的不行,因为这可不是一般的新式武器,那威力,简直就是核弹,怎么可以轻易就去用呢?

  想到这,我叹了叹口气,然后掐断了还剩下大半截的烟,不由自主地打开了电脑,然后对着电脑发了会呆,最后还是按耐不住好奇,打开了监控。

  但是奇怪的是,监控里,小秋并没有去父亲房间,只有父亲一个人躺在床上无精打采地玩着手机。我先是感到疑惑不解,小秋没去父亲房间,那是去哪里了?难道···这时我心里一喜,难道小秋又在逗我玩?

  就在我有点暗自窃喜,这时连续传来「咔哧,咔嚓」两个开门关门的声音,这顿时就让我没了窃喜,只有暗暗的心里一惊,因为这声音是从电脑的监控里传来的。

  果然,随着监控里的开门声,小秋「驾轻就熟」地随手把门一关,然后就自然而然地走到了父亲床边。

  原来是我多想了,小秋还是去了父亲房间,但是我却有点纳闷,刚才一二分钟,小秋干嘛去了呢?

  而比这更郁闷的是,我此时没法问小秋,因为我在房间里,小秋却在「遥远」的监控里。

  而比这些更郁闷的是,此时父亲却可以问小秋,只见父亲龇牙一笑,开心地说道:「小夏,你真的太好了,我以为你不过来呢?」

  小秋瞪了父亲一眼,然后嗤之以鼻道:「不过来行吗?不过来又要耍无赖成天说我说话也不算数了···」。

  「嘿嘿,小夏说话最算数了。」

  「少来了,对了,你胆子也太大了吧,你发那条信息给我,不怕志浩看到了?」
  父亲一听就焦急地说道:「怎么可能被志浩看到?你不是说志浩没你手机密码吗?除非···?」说到这父亲停顿了一下。

  小秋微微一笑说道:「呵,除非什么?」

  「除非你以前骗我了,志浩有你手机密码。」

  父亲这句话,把小秋说得有点不自然,小秋结结巴巴说道:「都说了,志浩没··没,,我手机密码,他,他,都不看我手机,要我密码干什么?」说完这些,小秋语气又欢快自然了很多,只见小秋又轻快地说道:「哪像你,隔三差五就问我要手机密码···」。

  「嗯,你身上的不管什么东西我都想要啊,志浩不想要你的手机密码,我想要可以吗?」

  父亲这情话说的是油而不腻,而且情真意切,小秋听得都入神了,直到父亲说完了过了一秒后,小秋才反应过来,红着脸嗔怪道:「哼,想得美」。而且可能被父亲的情真意切所感染,小秋说「哼」时,都没了以前的霸道,相反还有点像做爱时的软绵无力。

  「真小气,对了,你把手机给我···」

  「哼,干嘛给你?」

  「乖,给我就行了,我用手机给你玩个游戏···听话···」

  小秋一嘴一撅,不过想了下还是掏出了手机,而且连人都往父亲那坐了坐。
  女人听话时最能让男人开心,父亲也一样,一看小秋乖乖交出手机,兴奋地拿了过去,然后又拿着自己的手机,然后把小秋的手机屏幕,跟父亲的手机屏幕贴在一起,还龇牙咧嘴道:「让俩个手机先亲一下···」

  小秋一惊,眉头一皱,然后脸上就泛起了红晕,小声说道:「哎呀,你这脑袋整天装的都说什么啊?真下流···」

  「不觉得下流啊,有句古话叫什么爱你及屋··我看到你的手机,我都觉得开心··」

  「那叫爱屋及乌··」小秋摇着头纠正道。

  「对对对···你看··」说完,父亲把小秋的手机轻轻放在床头柜那里,然后又说道:「小夏,你看好了」,父亲一边说着一边一点一点把自己的手机压在小秋手机上面。

  小秋看的脸红心跳的,因为我在监控里看的都脸红,小秋的手机外面有个粉红色的外壳套,被父亲的黑色的老人机压在床头柜上,看着十分刺眼。

  这时小秋嘴里说道:「哎呀,真下流」,然后伸出手就要去救她的手机,但是没想到却被父亲一把握住,还说道:「老婆,现在说晚上了,你不是说白天只要听话,晚上都听我的吗?」

  《心醉》里有首歌词叫「就那么轻轻一推,你就推开我的心扉」,此时小秋就那么轻轻被父亲一握,竟然就被父亲征服了,只见小秋双眼迷离,胸口剧烈起伏,半「侧压」在父亲怀里。

  我知道小秋的情欲就这样被父亲点燃了,而且明显不想反抗了,而父亲跟小秋交战了那么多次,估计也对小秋了解的不行,趁机说道:「来,老婆闭上眼睛,老公继续跟你玩个红绳游戏···」

  父亲温柔地坏坏地说着,就像披着糖衣炮弹外衣的超级炸弹,小秋彻底被征服,被电的满脸通红,居然「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表示同意了。

  看到这,我真的难以置信,小秋跟父亲还真的入戏了,老公老婆的角色扮演游戏玩上瘾了?难道现在每次做爱,父亲都会喊小秋叫老婆?难道都会吻小秋?我焦急地看着监控,想知道今晚到底会怎么样让我大开眼界。

  但是立马,就把我震惊的够呛,父亲腾出一只手,在枕头底下摸了摸,就摸出了一串红艳艳的「红绳」。

  看到这,我才确定了,小秋真的同意父亲玩捆绑游戏了,我顿时心就像被大石头砸了一下,天啊,小秋现在到底多依着父亲?等下不会口交吧?我心堵得都有点不敢看监控。

  但是监控里的火辣游戏,却正在激情上演着,只见小秋闭着眼睛,然后伸出有气无力的双臂,而当父亲刚把红绳缠绕到小秋手腕那里时,小秋就张着小嘴「啊」地一声娇喘。

  父亲则是坏坏地得意一笑,然后慢悠悠小心翼翼地把小秋的双手捆了起来。捆好后,小秋依然不敢睁开眼睛,父亲则是先亲了一下小秋的手指,然后,伸出大腿,勾住了小秋的嫩腿。

  此时好玩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小秋抖了抖几下脚,脚上的拖鞋就掉了下来,父亲可能听到了拖鞋落地的声音,马上用大腿勾住小秋的雪白大腿,然后把小秋整个下半身也彻底「请」上床了。

  于此同时的,父亲上面把小秋搂在怀里,大手把小秋的睡裙掀开了,然后钻了进去就开始上下左右来回抚摸。

  而小秋只能红着脸,闭着眼睛,靠在父亲怀里,嘴里急促地喘着:「哼嗯,哼嗯···,一脸难受的样子。

  我在想,小秋这是难受也是享受,不过就算是难受,双手被捆住了,也没法反抗吧。

  果然父亲开始「得寸进尺」,一只手已经游走到小秋的胸前,那里的衣服也随着父亲的双手而不停的动着,而小秋呢,不但动着,身子都开始扭动了。嘴里开始呢喃细语:「啊,啊,哼,不要啊,好难受···」

  不用想,父亲已经在玩弄小秋那洁白的小白兔了,而且小秋刚才洗完澡,根本就没穿胸罩,所以可想而知,父亲玩的该有多么高兴了。

  但是没想到,父亲远远不满足于此,又伸出一只手,开始脱小秋身上仅有的冒牌真丝吊带睡裙。

  最重要的是父亲的动作,已经没有那么猴急,先是一点点把小秋的睡裙里撩到了腰间,这时,小秋的性感蕾丝内裤还有白花花的大腿以及饱满的屁股譬如全部都呈现在监控里,当然更加清晰地呈现在父亲的眼前。

  果然父亲盯着小秋的内裤,或者说盯着小秋的神秘地带,兴奋地笑了笑,过后,才一点点的把睡裙一点点地往上卷,小秋也配合着抬起来胳膊,但是当父亲把小秋的睡裙脱到肩膀那里的时候,又开始停顿了下来,因为,小秋的乳房,此时就像潮水退去的小岛,随着衣服的退去,一点点呈现在监控里,当然了,更是高清无码在父亲眼前绽放。

  父亲盯着小秋的乳房看的有点发呆,这时双手举在半空中的小秋,可能有点手酸了,竟然扭扭捏捏咿咿呀呀不满地哼了几声。

  我当然知道小秋是暗示父亲赶紧把她衣服脱了,没想到父亲也听出来了,不过父亲有点「答非所问」,竟然说道:「小夏,你的小白兔,真的好饱满啊··」不过,行动上却「歪打正着」正合小秋的意,因为父亲一边嘴里夸着小秋,一边把小秋的睡裙脱到了手腕那里。

  我此时想着,小秋的双手都被绑了,父亲难道还有什么手段能把小秋衣服脱掉?但是我发现我又想多了,父亲根本没打算把小秋的衣服脱掉,而是把衣服也绑在小秋手腕那里,然后小秋平放在床上,接着笑嘻嘻在小秋耳边说道:「来,该轮到小夏帮老公脱衣服了··」

  小秋一听,嘟着嘴,皱着眉头,眼睛睁开那么一丁点的一道缝,娇里娇气说道:「不行啊,我手都被你那个了,我怎么帮你脱?」

  「不是还有嘴吗?用嘴脱更刺激啊··」

  小秋一听,可能惊到了,眼睛又睁开了一点,然后好像想了一下说道:「不行。休想···」

  「就一次嘛··」父亲还想死缠烂打。

  不过。却把小秋有点惹毛了,只见小秋气嘟嘟说道:「你再这样讨价还价,我都没心情做了···」。

  一看小秋真要发火,父亲还是战略性认怂了,只见父亲连连说道:「好,好,好,都听小夏的···」说完亲了一下小秋的额头,然后又往下亲了亲,因为我看的有点激动,并没有看清楚父亲亲的是小秋的嘴巴,还是哪里?

  等我想换个角度,换个视频视角看看谁,父亲已经没亲小秋了,而是在小秋耳边说道:「小夏,你今晚有点不乖哦,知道后果是什么吗?等下要好好教训一下你的小妹妹才行··」

  父亲半暴力半威胁话语,把小秋「吓」得胸口剧烈起伏,小秋居然立马像吓哭的小女孩,哭丧着哼了一声「哼···呜··」

  没想到小秋现在在父亲面前越来越「软弱」,看着监控里小秋楚楚动人的可怜样,我难以置信小秋居然被父亲开发出心甘情愿被「凌辱」的一面。但是感觉小秋真的太迷人了,女人真的可以被开发出风情万种,唯一遗憾的是开发小秋的人不是我。

  这时,父亲就像初战告捷,得意地把小手钻到了小秋的蕾丝内裤里。然后整个手掌覆盖在小秋的神秘地带。几乎同时间,小秋身子一抖,难受地「啊··啊···」连续大声叫了两下。

  叫完了,小秋居然开始想憋着,咬着牙在那轻喘着,而下面呢,蕾丝内裤里一会凸起一下,一会又凸起一下,就像打地鼠一样,很明显,父亲首先派出了「一指禅功」在欺负小秋。

  看到这,我很郁闷,小秋这哪是去打仗啊,纯粹就是挨揍嘛,而且感觉毫无还手之力。而就在此时,父亲一下停止了动作,然后坐了起来,把自己的衣服全部脱光了,这时我想到了一个词,父亲要赤膊上阵,要跟小秋「厮杀」了。
  而且小秋好像也感觉到了父亲的杀气,偷偷睁开了一下眼睛,然后吓得赶紧闭上了。还被吓得咽了咽干涸的嗓子。

  看到这,我点燃了第二根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愤怒,也许二者兼有,头上也冒出了淡淡一层汗。但是父亲的能力,远不止一根烟的功夫,我烟都抽了一半了,父亲还在用他的一指禅功,也许是二指禅功,还在小秋下面忙活,直到下面传来了「咕唧」「咕唧」的水声,还有小秋再一次忍不住发出了「啊··啊··啊··」的求饶声,父亲才停了下来。

  我激动得握住香烟,而且感觉烟有点呛,我想把烟丢掉,但是立马又舍不得丢掉,此时手里捏着香烟,就像落水时,抓住了一根稻草,虽然没啥用,但是聊胜于无。因为这算是第一次这么清晰得多角度的看父亲玩小秋。

  这时父亲又开始行动了,居然跑下床,从小黑包里拿出好几串绳子一样的东西,但是又不像是普通的绳子,因为上面有闪闪发光的一些好看吊坠跟装饰物。
  就在我弄不明白的时候,父亲拿出一根比较长的红绳,然后把双手伸到小秋的腰的后面,头都要碰到了小秋的小白兔了,然后忙活了一下,竟然给小秋的腰间系上了一根好看的红绳,说真的,的确好看,红红的绳子,加上小秋性感的蛮腰,真的是漂亮极了,同样遗憾的是,不是我给小秋系上去的。

  这时父亲还「没完没了」了,捧起小秋的小脚,然后给小秋的双脚也系上了红绳,顿时,小秋的双手,小秋的腰间,小秋的双脚,小秋的「全身」就这样都被父亲捆绑了。

  但是,奇怪的是,我感觉画面好美,不知道是小秋美,还是小秋那被红绳「捆绑」的样子很美,总而言之真的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美。

  这时父亲对小秋说道:「小夏,你睁开眼睛看看美不美?」

  小秋满脸通红,艰难地睁开眼睛,先看了看自己的腰间,又看了看自己的小脚,居然把小秋「刺激」得在一阵眩晕,轻声「啊」了一声,像病了一样想闭上眼睛,不过又难受地睁开了。

  这时父亲搂住小秋,在小秋耳边说道:「小夏,你知道吗?我们那个年代,有个说法。女人吃了男人的大饼,就要被套住了脖颈,就会成为这个男人的老婆··」

  父亲说到这时,小秋两眼迷离,胸口剧烈起伏,这时父亲又说道:「你看你,现在腰间跟四肢,都被我捆上了红绳,你说你是不是我的老婆?」

  小秋被父亲的言语刺激的「呜呜」直叫,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眼睛看到自己身上的红绳,吓得又立马转移视线。这时父亲又追问道:「是不是啊?」

  小秋就像快要死的人一样,努力用最后的力气说道:「是啊,是啊,是你老婆啊··?啊,我不行了啊,好刺激啊··」

  父亲三言两语,竟然就让小秋高潮得这么剧烈,这时父亲兴奋地问道:「是志浩的老婆?还是我东来的老婆啊··?」

  「啊··啊··啊」小秋连续发出三声剧烈的叫床,然后说道:「什么啊?我就一个老公啊,我就东来一个老公啊··」随后更大声地叫道:「啊,老公快干我,我不行了啊· .要干啊·要干啊·,要大鸡吧···」

  父亲一听小秋说得这么淫乱,也激动的快不行了,一下窜了起来,然后大力分开小秋的大腿···扶着肉棒,咕唧一下就插进去了。

  这时小秋。嘴巴就像抽筋了一样,发出了:「呜呜呜」的颤抖的哭泣声。
  小秋跟父亲的癫狂,看的我脑袋一片空白,直到香烟烧到手指我才发现香烟抽完了,不对,是烧完了,因为刚才的淫乱一幕,让我完全忘记了手里还有香烟。
  而就在我把香烟扔进烟灰缸的时候,监控里的「啪啪啪」跟「咕唧」「咕唧」声,也越来越刺耳,果然父亲没有「失信」,对着小秋的小妹妹发起了最后的攻击。而且可能因为太激烈,系在小秋脚上的红绳上面的小铃铛,也发出了「丁丁丁」的声响。

  就如同小秋所说的一样,此时父亲的房间,奏起了公媳欢爱的交响曲:小秋越来越急促的叫床声,大床发出的「咯吱咯吱」挤压声,小秋小妹妹跟父亲大肉棒合奏的「咕唧」「咕唧」的淫水声,「啪啪啪」肉体的撞击声,铃铛「丁丁丁」的助威呐喊声。

  而且这声音就没中断过,因为今晚父亲好像特别激动,一个姿势,一直在那不停地抽插。直到10分钟过后,一下瘫痪趴在小秋身上,然后屁股抖动了几下,估计是把牛奶又灌进了小秋的子宫里了。

  射完后,父亲趴在小秋身上休息了一分钟吧,然后起身抽了点卫生纸,估计是想帮小秋擦一擦下面。

  就在父亲拿卫生纸的一瞬间,我发现小秋的小穴微微发红,而且微微张开,乳白色牛奶汩汩地不停往外流。

  很快,父亲就又坐了过来,伸出手,帮小秋擦了擦,擦好后,又躺倒了小秋旁边。但是小秋一直没有睁开眼,不知道是闭目养神,还是不好意思。

  沉默了一会,还是父亲先开口了,父亲轻声说道:「小夏,你真的太迷人了···」

  但是小秋还是闭着眼睛不说话,这时父亲又没话找话说道:「小夏,你看嘛··」

  父亲一边说着,一边推着小秋,这时小秋终于撅着嘴说道:「看什么呀?」而且语气里依然嗲嗲的。

  父亲一看小秋说话了,还睁开了眼睛,便指着床头的手机说道:「你看咱俩的手机,我的手机一直压在你手机上面,你说你的手机会不会累啊?要不帮他们翻个身,让你压在我身上好了··」

  小秋皱着眉头,想忍住,但是最后还是没忍住「噗嗤」一笑,张嘴想说什么,但是立马又憋了回去,但是想了不到半秒又说道:「呵呵,还有点良心,那好呀,你帮他们翻个身··省得你的手机把我的手机压死了··」

  父亲一听屁颠屁颠地伸出手,把小秋手机压在自己手机上面。然后又躺倒小秋身边。沉默了一会,竟然又说道:「我觉得有点不公平··」

  「什么啊··?」父亲淡淡说着,小秋也随口一问。公媳俩人一问一答。
  「你看,我的手机都没锁,对你的手机掏心窝的,但是你的手机还上了锁,而且还要被你手机压一夜,这样不公平啊··?」

  小秋笑了笑看了父亲一眼,然后问道:「那你说,要怎么样才公平?」
  「要我说啊,俩个手机都不能上锁,这样才公平···不然俩个手机躺在一起,还彼此防着彼此,那要同床异梦了··」

  小秋一听,漏出了诡异的表情,然后抿着嘴在那偷笑,又像是去思考去了···而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做爱时胡言乱语也就算了,这都做完了,这小秋跟父亲哪来那么多屁话啊?

  同时刚才所有的画面,都把我震惊的不行,这死灰复燃的一个月,公媳俩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小秋平时都是这样陪父亲的?
          1.jpg (16.33 KB)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