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1-133)【作者:性与情】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1-133)【作者:性与情】
字数:96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1)

  而当我打开那封心形的信纸的时候,我才知道了一切,凤君已经被父母嫁给了非洲富商,甚至链接婚的日子都订好了,看完信后,我赶紧给凤君打电话,但是电话已经无法接通,我不顾一切地赶到了父母家里,结果吃了闭门羹,之后就与凤君失去了联系,一直到凤君临终的时候见到了她最后一面……我的思绪从回忆中回归,没有想到凤君的婚姻是这个样子的,自己何尝又不是如此?失去凤君的那段时间里,自己不只一次的想到了轻生,直到我遇到了可心,是可心的关心和爱护让我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并且开始了幸福的生活。

  难道和凤君的那一夜她怀孕了?难道思建真的是我的孩子?我仔细看着思建的脸颊,刨除他强壮的身体和黝黑的脸色,他的面容还真的有一些部位和我相像,但是这一切也未免太科幻了,让我无法相信,难道医生误诊了?我不是废人,我和可心一直不育出现在可心的身上?可是医生的诊断又不会出错啊。

  「回忆完了吗?徐建先生,敢不敢做亲子鉴定?」

  思建一直在旁边安静的等待着,他的话语把我的思绪打乱,让我从回忆中抽出思绪。

  回忆过后的我,此时心里突然有些没底,没有了刚刚的那种坚定,心中此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兴奋?如果自己真的有了儿子,岂不是弥补了我心中的遗憾,但是如果侵占玷污自己心爱的妻子的人是自己的亲生儿子,那我该怎么办?如果一切都是虚惊一场,那么事情就可以安稳的继续下去,心中也不免的有些遗憾。

  「冷冰霜,妳进来一下……」

  我迫切的想知道答案,而如果我和思建两人去公安厅做亲子鉴定,各种手续繁琐,而且在排号的时间也会很长,所以想要尽快的知道答案,我只有找到冷冰霜帮忙。

  「怎么了?徐建……」

  听到我的喊声后,冷冰霜赶紧推门进来,脸上带着一丝担忧,听到我的呼喊声,她还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情,她的眼神扫了一下思建,眼中带着警告和戒备。
  「帮我一个忙,给我和思建做一个亲子鉴定,越快越好……」

  我没有犹豫,心中迫切想要知道这个答案,所以和冷冰霜没有任何的遮掩。
  「你……」

  听到我的话后,冷冰霜明显一愣,脸上带着惊讶,更多的是有一丝担忧,她张口半天说不出话,看到她这个样子,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因为冷冰霜眼中竟然会有担忧,担忧多于惊讶。

  「难道你知道什么?」

  看到冷冰霜的样子,仿佛事先早就知道一般,我不由得出口问道,靠著冷冰霜的实力和人脉,我相信她的信息渠道一定十分的广阔。

  「没……没有,那……我现在就去安排……」

  听完我的询问后,冷冰霜表情闪过一丝慌乱,但是她否认了,之后直接转身走出房门安排去了,她的表现让我疑惑,但是此时我关心的却不是这些。

  此时房间再次剩下了我和思建两个人,房间再次陷入了安静,我此时心中无法平静,而思建倒是显得十分的坦然,直接走到了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只是我的心中有些期待,但是也有些恐惧,如果思建真的是我留下的种,那么我该怎么对待他?他是不是我儿子,对待的方式也绝对不一样,就是这么的现实,也很无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我不停地看着时间,当过去了整整22分钟后,房间再次打开,进来的是冷冰霜,而她身后跟著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貎似像医务人员。

  「如果用头发做的话,时间耗费会比较长,如果要快速的知道结果,就需要采血来化验了……」

  进门后,其中一个医生张口说道,仿佛是在对我和思建说,也仿佛是在对冷冰霜说,听到这句话后,冷冰霜把目光看向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中带着一丝不情愿,几次都欲言又止。

  「采血吧……」

  我直接伸出一只胳膊,一边的思建显的无所谓,也伸出了自己的胳膊,那群医生站在冷冰霜的背后没有动,冷冰霜看了我许久后,叹了一口气,微微的点了点头,那群医生才分成两批来给我和思建分別采血。

  说实话,我一个大男人其实是晕针的,虽然打针不怎么疼痛,但是看到扎在自己的身上,心中还是非常的恐惧,往往打针过后,自己的手心都会不由得出汗,而且还会心慌,但是这次我却没有那丝恐惧,心中只剩下了那个执念。

  当采血完毕后,医生们带着血样离开了,而冷冰霜则站在原地不动,看着我欲言又止,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纠结。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只是我百般聊赖,看到冷冰霜的样子,我不由得开口问道,因为此时的等待是枯燥的,还不如找个人聊点其他的话题打发一些时间。

  「你去大厅呆一会吧……」

  冷冰霜看了一眼思建,对着他说道,只是话语中没有刚刚的严厉,仿佛带着一只有气无力。

  思建听了冷冰霜的话语后,赶紧起身走出了房间,没有了刚刚的那种傲慢,在冷冰霜面前,他的恐惧不是装出来的,毕竟他差点被冷冰霜折磨死,内心有阴影,或许会害怕冷冰霜一辈子。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此时有了空余时间,我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此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语气和态度。

  「我真的没有想到思建会知道这件事情……?」

  说完这句话后,冷冰霜看了我一眼。

  「思建一定是从凤君日记中看到什么,所以才告诉你的吧……」

  冷冰霜不由得再次出口询问道,我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其实我也看过那本日记,在你去非洲的那段时间里,我一直派人保护你,当我的人发现你和凤君的事情后,也就给我带回了凤君的遗物,遗物只有一个,就是凤君的那个日记本……」

  冷冰霜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不敢去看我的眼睛,表情中带着一丝害怕,毕竟这样的事情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这个时候我也终于晃然大悟,为什么我领取和整理凤君遗物的时候,没有发现那个笔记本,原来已经落到了冷冰霜的手里。

  「我看了那本日记,了解了你们的过去,当然还有思建的身世……但是我也一直怀疑,我也曾经想过取得你们的头发为你俩做一次亲子鉴定,但是我都没有那个勇气,真的,徐建,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比较好,你真的想要结果吗?如果结果真的是……」

  冷冰霜看着我的样子,表情很纠结,还带着一丝祈求。

  「有些事情必须去面对,逃避不了,只是我想不通,我一个废人真的会有儿子吗?呵呵……」

  此时我摸了摸口袋,结果发现空空如也,冷冰霜赶紧拿出了一根她的烟,哪种最辣最烈的烟,冷冰霜给我点燃了烟,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中到底是希望哪个答案,自己真的摸不清自己此时的内心。

  「咚咚咚……」

  敲门声此时响了起来,结果进来的一个随从,那个黑衣随从把一个文件袋交给了冷冰霜,而那个文件袋的东西是什么,我和冷冰霜此时都心知肚明,冷冰霜拿着文件装看着我,紧咬嘴唇,似乎她和我一样紧张………。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2)

  我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伸出了自己的手,这个姿势是让冷冰霜把检验报告交到我的手上,冷冰霜拿着检验报告看着我,紧咬下唇,脸上带着激烈的挣扎,思考良久后,她把检验报告放在了身后,闭上眼睛剧烈的摇头,一头秀发被连带着甩起。

  看到这一幕,我从椅子上起身,来到了冷冰霜身边,再次伸出了手,但是冷冰霜看着我,眼中带着一丝乞求。

  只是看到冷冰霜的这个表情,越发激起了我对那份检验报告的好奇程度。
  最后我只能伸手绕到了冷冰霜的背后,胳膊滑过冷冰霜的细腰,手摸到了那份文件袋,我抓着文件袋拽了几下,最后冷冰霜终于放弃了,我拿到了文件袋,我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解开了文件袋的绳子,拿出了那份检验报告,在检验报告拿出文件袋的一剎那,我条件反射般的闭上了眼睛,心中多少还是有一些恐惧,最后强迫自己睁开了眼睛,看向了检验报告。

  看到了结果后,我的表情很平静,之后拿出了打火机把这份检验报告点燃,那张报告在我的手里燃烧,我却没有感觉到多少烫意,本来充满书香之气的房间,被浓浓的烟雾弥漫,为这个房间增加了一些瑕疵。

  「你决定怎么做?」

  冷冰霜看到我平静的样子,心中很是担心,如果我表现的激动一点,或许她会安心一些,但是我却出奇的平静。

  「妳早就知道答案了是吗?」

  冷冰霜竟然没有去看检验报告,就询问我问题,那就说明她早就知道了答案了,或许在以前的时候,她就弄到我和思建的DNA做过检查了,其实我表面很平静,但是内心已经掀起滔天巨浪,真的,我此时非常的迷茫和无助,检验报告上写著,我和思建确实有血缘关系,直系……如果在以前的时候,我肯定会十分的兴奋,因为自己竟然有后了,这是自己最大的遗憾,以为今天无法再实现这个愿望,但是现在我竟然有了自己的儿子,但是……「是……是的……」

  冷冰霜不敢与我对视,低头显得十分的纠结。

  「如果他不是……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他?还送他去读书?一切都是因为你……徐建,你此时要冷静,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

  冷冰霜说道最后的时候,抬起头来,眼中带着一丝乞求,似乎在劝我坚持把思建交给她送去国外,她心中能够体会我心中的难处。

  「我不是一个废人吗?怎么会……」

  我从新回到椅子上,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此时我还是不敢相信,但是相信那份报告的真实性和权威性。

  「我询问过医生,你的病情应该是在婚姻前后得的,以前的你不是这个样子的……其实你还有治癒的希望,我会给你找最好的医生治疗的,你还可以有其他的孩子的……」

  冷冰霜脸上带着希望,语气中充满了对我的劝阻,只是她很害怕会惹怒现情绪不定的我。

  「叫思建进来吧……」

  我挥了挥手打断了冷冰霜的话,既然已经知道了答案,那么就该和思建换种方式谈一谈。

  冷冰霜看着我,最后只能叹气走出了房间,背影显得十分的落寞,但是此时自己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不一会,思建走进了房间,此时他脸上带着一丝紧张,他只是在凤君的日记中发现了答案,但是他自己也不确定这一切,毕竟这种东西谁也不敢100%保证,只能相信科学的检查结果。

  「那个非洲父亲为什么虐待你母亲和你,你可以继续说了……」

  我对着思建道,并没有告诉他答案,或许我这个问题,已经变相的告诉了他答案。

  思建听到我的答案后欲言又止,但是还是平静下来,他或许此时很在乎我的决定,不知道在客厅的时候他独自思考了什么,没有了刚刚的张扬跋扈。

  「在我母亲的日记中说道,在我刚出生的时候,那个变态就已经知道了什么,他就认为我母亲出轨,给他带了绿帽子,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彻底变了,按照日记中所述,其实在我出生之前,他对我母亲还是非常好的,但是我的出生改变了这一切。从那之后,他很少看我,整天在外面酗酒,还在外面找女人,开始对母亲还算和谐,没有太过分,但是最后他性格变得越来越极端,对母亲的态度也慢慢的变化,母亲也没有和他解释什么,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就默默承受著著他的虐待。而从我记事开始,就遭到了他的毒打,而且走在外面也没有人愿意和我玩,甚至骂我是……翻译成中文和野种差不多,为此他和我母亲不止一次的搬家,但是由于我长得根本不像非洲孩子,所以换到哪儿人们都知道我不是他亲生儿子。等我长大八九岁的时候,也不知道我们家搬了多少回,换了多少个地方。但是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或许在非洲长大的原因,我的皮肤被晒黑,身体特征也是适应了非洲的环境,所以长相和样子也发生了变化,那个时候风言风语才少了很多,但是他对我母亲和我的恨却丝毫没有减少。母亲一直很坚强,就那么承受著他的虐待,母亲在日记中说,这本来就是她亏欠他的,算是在还债……其实,在孩子出生之前,母亲也没有想到孩子竟然是……」

  思建说着这句话,表情也随着语气变换着,他对于凤君的感情很深,每每说到凤君的时候,他眼中的忧伤不是装出来的。

  此时知道结果的我,重新审视著思建的样子,他的皮肤很黑,也很强壮,确实有非洲黑人的特征,或许是因为长期在非洲生活,还有非洲人的生活方式和饮食等等,让他长得比我还要强壮的多,毕竟他是我和凤君两人的结合体,所以不完全像我也可以完全理解,但是都说儿子继承了父亲的基因,但是思健壮硕的身材,身高,还有那雄厚的……确都不像我,或许是我们父子俩小时候生活环境的差別,我父亲去世得早,自己很早就独立了,饥一顿饱一顿的,营养跟不上,所以身材比较瘦弱,身体也没有发育完全,如果不是那份鉴定报告,我绝对不敢相信思建是我的儿子。

  其实我在打开那份检验报告之前,我抱着怀疑报告和冷冰霜的心态,如果报告的结果显的思建不是我的儿子,那么我可能会怀疑冷冰霜在鉴定报告上做了手脚,我会再次带着思建去公安厅做一次鉴定,毕竟冷冰霜在心底是不希望我知道结果的,但是现在,冷冰霜没有做假,结果也恰恰是她最不想要的,但是她却没有打算隐瞒我,这让我对对于她的芥蒂减少了很多。

  「每次他打我的时候,我母亲都会拼命的保护我,任由那些毒打从我的身上转移到她的身上,后来,母亲想方设法把我送回了国内,让我的外祖父母照顾我,但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彻底理解了这个社会的人情冷暖,我的外祖父母竟然把我视为累赘,如果不是有母亲汇款的经济接济,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一个流浪儿。我不止一次的和我外祖父母说过母亲现在的遭遇,但是他们却没有过多的在乎母亲的安危,他们在乎的只是我母亲每月给他们汇多少钱……呵呵」
  思建说完这句话,眼中含泪苦笑着,他说的这些话我已经在凤君的父母身上得到验证了,他父母确实很势利,金钱至上,当初把凤君从我的身边逼走嫁到非洲,不就是为了金钱?如今得到了,却也不在乎凤君的生活状况,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是他们验证的最现实的问题,毕竟家里还有长子,两老也不在乎养老的问题,或许这也是凤君对他们来说唯一的价值。

  「可以说,母亲是我唯一的依靠,只有她让我感觉到了温暖。但是她却走了,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当得知她去世的消息后,我显得十分的平静,但是在无数个夜晚,我在学校偏僻的角落也好,在家里的被子里也好,我都会偷偷的哭泣,我从小就立誓,等我长大的那一天,我一定要报仇,我一定要让那个虐待我和我母亲的变态付出应有的代价,但是很可惜他也在战争中死去了,这也算便宜他了,每每想到他虐待我母亲的样子,我都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思建说着最后几句话的时候咬牙切齿,眼中冒著一丝亮光,那是恨到了极致的表现。

  「你也恨我,对吗?」

  看到思建的这个样子,我的心中十分的无奈和担心,同时心中对于思建的芥蒂稍微少了一些。

  思建从小经历了那么多,心中肯定会有心理阴影,造成了他性格的扭曲,悲观极端,心里总是阴暗的,可以说他已经有了很严重的心理疾病,但是这一切都是凤君黑人丈夫的原因吗?说起来,一切的原因貌似都在我的身上,虽然我事先根本不知道这一切。

  「是的,我恨……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名字的时候,当我被那个变态毒打的时候,当我母亲被他虐待待的时候,当我被別人骂成野种的时候……我知道了你的名字,也知道了你这个罪魁祸首……是你给了我母亲遭受虐待的命运,也是你造成了我小时候承受的一切,可以说,我和母亲有今天,你就是根源,你既然能让我母亲怀上我,为什么不负起该有的责任?所以我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就决定,居然报复不了那个变态,那么我就要报复你,??我要让你承受该有的代价,我和我母亲受过的罪,你要用你的痛苦来偿还……」

  思建听了我的话语后,一下子冲到了我的面前,眼中带着恨意和坚定看着我。
  此时我无法与思建对视,我闭上了眼睛,或许是自己此时真的心虚了,我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眼神去看思建。

  我可以和思建解释我事先并不知道这一切,但是他心中的恨意又岂是这么容易消除的?他恨我应该吗?应该,毕竟凤君和他所有承受的痛苦我都能够想像得到,我心中无比的后悔,为什么没有去关注过凤君婚后的生活,当初我是在逃避,我不知道凤君的一切,毕竟一切都已经成了过去式,如果我好奇鼓起勇气偷偷去非洲打听一下凤君的消息,那么我一定会听到这些风言风语,我就可能把凤君从到刀山火海中解救出来。

  「你害我,我不怪你,我确实亏欠了你和凤君,但是可心呢?她是无辜的,她也受到了伤害,你要知道,她待你如亲生儿子一般,我相信她对你的爱,不比凤君对你的爱少……」

  我睁开眼睛看着思建,此时我想哭泣,但是自己却找不到一个哭泣的理由。
  「是的,但是这就像一场战争,战争战死的不只有双方的士兵,也有很多无辜的平民……」

  听到我的话,思建的眼中闪过一丝柔情和亏欠,他对于可心的感情也是复杂的。

  「最初的时候,我见到……的一剎那,我确实比较反感她,我感觉她抢了本该属于我和母亲的父亲,她当初在我眼中就是一个狐狸精,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想着破坏你们的感情,选择让你和她付出该有的代价……」

  思建再说到可心的时候,他一下子停顿住了,他不知道此时该称呼可心什么,他表情出现了一丝痛苦,看得出来,他还是希望叫可心妈妈,但是他却没有叫出来。

  「但是到最后,我发现我真的在她身上看到了母亲的影子,她给了我温暖和爱,让我重新感受到了亲情,甚至还有爱情,或许我的心里有些扭曲,但是我确实很在乎她,真的,而那个时候开始,我对你更加的排斥了,你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凭什么让两个如此温柔贤惠的女人为你痴情?这本不是你这种人应该得到的……」

  思建看着我的面容,眼中带着一丝戒备,他的内心已经对可心产生了扭曲的感情,记得以前我也看过类似的文章和报导。

  像思建这种小时候生活的不快乐的孩子,心里都有扭曲,尤其是父亲对他不好,只有他的母亲对他好,就容易让他产生恋母的心理,而每每说道凤君的时候,思建的眼中都会露出一丝思念和爱恋,这个其中大部分都是对于母亲的思念和爱,但是却总有一丝不明的感情参杂在这个里面,或许他心中对于凤君也多了一丝其他的感情,恋母情结……此时我的心中更加的纠结了,这就是一个烂摊子,一下子压在了我的身上,突然来到身边儿子,破坏自己婚姻的第三者,给自己带了绿帽子的男人,一个心理扭曲的变态,但是我却偏偏不能无视他,我到底该怎么办?是继续把思建交给冷冰霜自生自灭吗?心中带着对凤君的愧疚,一时间自己竟然无法拿定主意……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3)

  此时我已经没有了主意,也乱了方寸,毕竟这个冲击对于我来说太大了。
  我只是无法再回答思建任何问题我只能慢慢的站起来,身体感觉十分的轻浮,我掠过思建的身体,其实我没有在意思建的目光,感觉整个大脑都昏昏沉沉的,走出了房门,遇到了站在门外的冷冰霜,她刚刚一直站在门外,看到我出来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忧,张开红唇欲言又止,但是最终没有说出任何的话语。
  我走下楼梯,慢慢的前行,而在我身后响起了微弱的脚步声,不用看也知道是冷冰霜,慢慢的跟在了我的身后,我此时没有注意过程,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走到了別墅的大门口,我的思绪回归脑海,此时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是回家还是回宾馆?天下之大,此时却没有了我的容身之所。

  「今晚就留着在这里吧……」

  身后的冷冰霜似乎察觉到了我此时的困扰,不由得出口建议道,我回头看着她,她此时十分的担忧,说完这句话后,眼中露出一丝乞求和期盼。

  「先別把思建送去国外,让我再考虑考虑……」

  我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向着熟悉的道路走去,这个道路是通往宾馆的道路。
  此时我不愿意面对可心,不愿意面对思建,不想面对任何人,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思建是我的儿子,这一点我真的无法接受,我有惊喜吗?但是我捋捋自己现在的情绪,却没有找到欣喜的半分踪迹,有的是更多的愁绪。

  自己竟然在这个世界上有自己的结晶,这个孩子还是我和初恋生的孩子,如果被可心知道了,我又如何的面对她?或许此时的她不会在意,但是我却怎么再去追究可心出轨的理由?我和凤君的恋爱虽然已经是过去式,有不必追究的理由,但是这个孩子的意外出现……我岂不是变成了一个带着孩子的男人和可心一个单身女人的结婚?如果这么算,对可心也公平吗?只是不知不觉我已经走到了宾馆的门口,但是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后,我还是转身离开了宾馆的门口,向着家里的方向走去。

  走到了家门口,我拿出了钥匙,打开房门后,熟悉的饭香扑面而来,而此时的可心竟然没有像以前一样坐在在饭桌上等我吃饭,而是直接站在客厅里,等听到开门声看到我后,她眼中露出一丝隐晦的惊喜,还有一丝庆幸,如果此时她不压制自己的情绪,或许她会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回来了……吃饭吧……」

  可心跑到我面前,给我拿出了拖鞋,行为显得十分的献媚,我木然的换完鞋子,坐在了饭桌上。

  刚刚在我回来之前,可心做好了饭菜一定是在客厅里来回的徘徊,她一定是担心我是否会回来,虽然她知道我回来的可能性很小,但还是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看到我回来的那一剎那,她的惊喜不予言表。

  「可心,我们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妳想过吗?」

  我坐在饭桌上,没有去弄碗筷。

  「我不奢求你原谅,但是我想用自己的下半生来赎罪,你怎么对我都可以。」
  可心说完这句话就低头,显得十分的紧张,我现在的一言一行都决定著她的神经系统,控制她的喜怒哀乐。

  「妳是希望我们一家两口,还是一家三口?」

  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眼睛看着可心。

  「一家两口……」

  在可心回答这句话的时候,她有过短暂的犹豫,人在回答问题的时候都会犹豫,只是可心的这丝犹豫是在接受这个问题还是在考虑思建,我就不得而知吧。
  「好吧……」

  此时我的心里已经有了决定,虽然知道可心会回答什么,但是我还是要看一下可心回答这个问题的态度,她虽然有过一丝极为短暂的犹豫,但是还是能够接受的,至於思建还是把他安排在外面一段时间再说吧,而且他需要心理矫正和治疗。

  此时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吃饭,而是慢慢的换好鞋子,走出房间。

  「你……你要去那儿?」

  可心此时十分的紧张跑到我身边,伸出双手想要抓住我,但是双手停在半空中迟迟未动,说话的声音在颤抖,我刚刚的回答根本没有给她想要的答案。
  我没有回答可心的话语,直接走出了房间,我出门之后,没有像刚刚回来那样步行,而是打了一个出租车直奔別墅而去。

  当我赶到別墅后,还好冷冰霜没有外出,她看到我的到来十分的惊讶,但却没有思建的身影。

  「跟我来……」

  我和冷冰霜说了一句话后,直接到了那个书房,而冷冰霜乖巧的跟在我后面。
  「思建的问题你也已经了解了是吗?」

  我没有拐弯抹角,直奔主题。

  「了解一部分吧……」

  冷冰霜有些不敢面对我。

  「思建暂时不要送去国外去了……」

  我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决定。「为什么?难道就因为他是你的……你要知道,你把他留在身边很危险,你怎么办?」

  听到我的决定后,冷冰霜显得十分的激动,似乎很急切的要劝阻我。

  「至少我亏欠了他和他的母亲,先不要把他送到国外,找个最好的心理医生给他治疗一下,拜托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麻烦冷冰霜,在我心中也有一丝不好意思,至少在我心里,冷冰霜和我非亲非故的。

  「徐建,你要知道,世界上不是什么病都可以治疗的,思建挽回的机会已经不大了,他已经长大了,就像一个方形的西瓜,你要在它还没有长成成熟之前去改变它,你等到它成熟的时候才想着给它改变形态,只有一种变法,那就是毁了它。」

  冷冰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很冰冷,这很符合她的气质。

  「总得试试吧,为了凤君,我必须要救他,亡羊补牢,希望为时未晚吧……」
  说完这句话我就转身準备离开。

  「那他这段时间……」

  身后响起冷冰霜的声音……「等她感觉它已经治疗好了,就把他送回来吧……」

  我回到了家里,此时可心还坐在饭桌旁,等我进门后,她才反应过来,此时她梨花带雨,看来一定是哭泣了很久,等我进门后,她赶紧用袖子擦了一下眼泪,在以前的时候,可心都会用手帕或者纸巾来擦脸,像现在这这样用袖子来擦脸,在以前绝对没有。

  这一夜,我还是睡在了家里,还是睡在了沙发上,而半夜我準备起身的时候,可心还是躺在了沙发旁边的地板上,她在睡梦中似乎感觉到很冷,身体缩成了一团,而家里唯一的毯子,此时却盖在了我的身上。

  我没有说话,直接把毯子重新盖在了可心的身上,之后走到了卫生间,等我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可心的身体终于正常的舒展开来,呼吸更加的平稳了。
  我叹了一口气,思考了一下后,我轻轻的从地上抱起了可心,之后慢慢的走到了臥室里,把她轻轻的放在了床上,而这个过程中,可心一直没有醒过来,她真的太累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