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搏命老头儿外传:干净】(完)【作者:槑玩槑聊】
【搏命老头儿外传:干净】(完)【作者:槑玩槑聊】
字数:81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路人

  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帝都,白雪茫茫。白雪乘电梯来到公司的地下车库,发现自己的车被一辆违章停车的别克轿车死死堵住了。

  「白总,车被堵住了?」保安一边招手一边向白雪走来「自从对面开了超市,咱们这楼的地下停车场老是爆满,您看,这还把您给堵上了」保安很歉意的说道。
  「没事儿,我开别的车吧,回头咱们把停车费往上调调可能会好点」白雪一边说着一边跟保安摆了摆手「我先走了,您忙」,保安也赶紧摆摆手「好好好」。
  「叮咚」白雪的手机响了一下,白雪打开手机「上午下雪,现在路面都是冰,仪表盘有个ASR键」原来是尹三儿发的信息,白雪笑了笑回复「车被堵住了,我开兰博基尼,大学同学有个聚会,我去参加,天不早了你也回吧」……

  白色的兰博基尼驶入街道,在白色的地面上留下整齐的两条轮胎印。白雪一边开着车一边欣赏着美丽的雪景,在帝都,雪后便会迎来大风,而刚刚下完的雪挂在树枝上,落在屋顶,窗台上,是那么难得的景色。

  正当白雪全神贯注的看着美景时,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并排按了按喇叭,白雪向右看去,因为贴着膜,又是黑天,完全看不到那个车里坐的是谁,长什么样子。

  黑色的兰博尼基一脚刹车又一脚油门从白雪的右侧逆行到了白雪的左侧,然后打开窗户向白雪招手。白雪一脸茫然「呵呵……这人……」然后轻轻给了点油便超过了黑色车。白雪看了看反光镜,见没追上来,也就没再在意。

  帝都饭店金碧辉煌,十几个老同学在饭桌上闲聊着,当白雪开门时所有同学都起哄道「欢迎学霸光临」,白雪笑着摆了摆手「老了老了,一孕傻三年,现在可笨了」……

  同学们嬉嬉笑笑,很快人就齐了。「今天酒我拿来了,别点酒了啊」一位同学从大背包里拿出5瓶茅台「我跟你们说说为什么今天拿这酒啊,我必须谢谢咱们的学霸」同学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酒瓶,然后给白雪倒酒,白雪连忙推脱「哺乳期,不能喝」,同学一听有点傻「啊?哇塞,那同学们喝。

  我跟你们说啊,我的论文全是学霸帮我写的,内年我竟谈恋爱了,天天陪姑娘,哪有时间写论文啊,要不是学霸,我连毕业都毕不了业「,其他同学一听纷纷问道」那后来呢,在一起了吗?「,同学摇了摇头」哎,绿帽子了,踢了「,白雪用手指推了同学脑门一下」你是被踢了吧「……欢声笑语中,白雪觉得有些闷热,便到阳台透透气。

  当她走到阳台,发现隔壁包间阳台也站着一个男人「你好」,白雪点了个头「嗯,你好」说完便打算回包间,这时男人喊住了白雪「屋里很闷,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多好」,白雪看了看屋内同学们嬉笑着,有几个同学还抽着烟,屋内确实空气不好,便用手摸了摸阳台上的雪「是啊,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挺好」……
  两人在阳台随便聊着,从天气聊到环境,从环境聊到生活,从生活聊到工作,通过简简单单的对话,白雪觉得这个人还是挺靠谱的。

              第二章、预谋

                两天前

  梁天和几个狐朋狗友一起在咖啡厅聊骚,聊如何让女人欲仙欲死,聊如何让女人享受精液的味道,聊会一字马的女人操着是什么感觉……

  「我上周刚在医院操了个护士」张三津津有味的给大家讲着过程「我给了她一万块钱,就在他们护士的配药间里,内妞让我操的差点尿」几个人说着正带劲,李四突然摸着下巴跟其他几个人感叹道「这妞可真鸡巴正点」。

  梁天一行人向窗外看去,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从一辆白色的林肯SUV上下了车,到一家蛋糕店里去了。梁天咽了下口水,乐呵呵的问张三「你能把这妞操尿了么?」

  张三淫笑道「按床上照样操尿她」,李四隔着玻璃用手摸了摸鸡巴「这货看着就骚,后入肯定爽」,梁天笑道「这女的得有一米八吧,腿还那么长,你丫连一米七都不到吧,你是大象鸡巴么?够得着么你」,李四意淫着眼前窗外的女人「按在桌上不就能操进去了」。

  女人很快从蛋糕店出来了,开着车离开了梁天一行人的视线。梁天掐灭手里的烟,然后跑到蛋糕店内,把收银台的姑娘叫到一旁「刚才内个子特别高的女的买的什么呀?」

  一边说着一边给姑娘手里塞了五百块钱,姑娘见有钱赚「我给你看看单子」说着拿出刚才结账的单据,上面不仅有联系电话,姓名,什么时间送到哪里都一应俱全。

  梁天用手机拍了张照片,然后回到咖啡屋「泡妞这事你们多跟我学学吧」,张三淫笑道「你是要假装快递然后入室劫财劫色么?」

  李四拍了拍梁天「那咱们一起去呗,梁天操她逼,张三你日她嘴,给你玩口暴,我操她屁眼,保证爽死她」。梁天想了想,然后又点了根烟「我得让她自愿的被我玩」,说完拿出手机「喂,老五,我给你个姓名和手机号,给我查查这叫白雪的女人是干什么的」。

  梁天看着张三和李四「这种女人身价高,身价越高越寂寞,看似越高冷内心越风骚,嘴里喊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即便她真不乐意,要是被咱们轮奸了他也不敢声张,要不然她这辈子都甭想抬起头了」。

  梁天从朋友那里借来了一辆兰博基尼,然后把车停在了白雪公司门后的路边,然后开着自己的奔驰进入了白雪公司的停车位,把车像不经意的样子一样违章停在了白雪的车前。

  梁天见白雪开着兰博基尼出了车库,便紧跟其后。起初梁天认为白雪和之前上的那些姑娘一样很轻浮,怎料这个女人如此高冷范,连窗户都没放下来打个招呼。

  为了能和白雪碰巧的相遇,梁天包下了白雪参加聚会包间的隔壁包间,通过一个无线摄像头监视着白雪的一举一动,当梁天听到白雪说还在哺乳期的时候,梁天脑子里第一反应是一边操着白雪,一边挤着白雪的奶。当白雪向阳台走去时,梁天连忙跑到阳台装作巧遇。

  梁天和白雪聊的都是预期计划好的话题,说什么,会答什么,对于梁天这样的老炮手面前,白雪不自然的觉得梁天说的都很正派,而且有理有据,最主要的是对于这样的一个陌生人,他所喜欢的,人生三观,竟然和自己那么匹配。
  两人越聊越深,当白雪的聚会散了之后,又和梁天一起在附近的公园散了散步「你有男朋友了么?」梁天问道,白雪和梁天走在雪地里,伴随着踩雪的声音没有防备着聊着「我都孩子妈了」。梁天当然知道,他什么都知道,只是故意引出话题「是么?我以为你也就二十三四岁呢,真不像,皮肤真好……」

              第三章、上钩

  「最近京城不是搞空气污染治理么,我们公司就是专门做空气设备的,刚和日本一家公司签了合约」梁天忽悠着,白雪信以为真「我们公司也在做环保设备呢」,

  梁天见白雪上了勾,便说道「那咱们没准还能合作呢,这是上天给的缘分啊,咱俩今天见面就注定这京城空气污染的问题解决啦」,白雪喜笑颜开「对呀,可不是么」。梁天趁热打铁,随便指着路边的一家茶馆说道「这是我朋友开的,走,咱们进去聊聊维护京城大气的事情」,白雪点点头「好啊」便跟着进了茶馆。
  梁天进了茶馆跟服务员说道「给我们找个靠里的,榻榻米的包间」,服务员连忙接待「好的,您是几位?」梁天连忙抢过话「我跟你们老板认识,就去里面内包间,干干净净的」说完跟白雪说「她先带你进去,我打个电话」,白雪认为梁天是给茶馆老板打电话,便没有多说什么。

  包间里很干净,榻榻米日式风格,因为很靠里,闲的额外的安静,封闭式很好,在这里谈事很合适。而另一边,梁天和服务员交代着「你们领班是谁?」
  服务员说道「我就是领班,您有什么事跟我说就行」,梁天又问「你们这有经历么?比你大的」,服务员摇了摇头「没有,老板不在什么事跟我说就行了」,梁天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万块钱「这你拿着」

  服务员吓一跳「您是要办卡么?」,梁天笑道「就给你的,私人的,送你的,我跟里面的女士一会要聊点商业上的事,保密的,你看看能不能上完茶就别再来了?」

  服务员点点头「您放心吧」,梁天皱皱眉「不放心啊,我们今天聊的生意很重要,你们到时候一来,一打断,我生意就砸了」,服务员笑了笑「有我呢,您放心,不会打扰你们的」

  梁天拍了拍胸口「那我谢谢你了啊,不需要加水,不需要任何服务」,服务员又点点头「好」。梁天从口袋里拿出一包茶「就沏我这个茶」,都放里面,这是我从外地特地带回来的,好茶。服务员接过茶「好,放心吧您」……

  白雪脱下羽绒服,梁天才见到这个女人应该有的轮廓,在厚厚的羽绒服里面,这个女人穿的那么薄,完全是夏末未秋初的衣物,蓝色的休闲衬衫,上面暗花深蓝色横条,显得成熟又不拘束,黑色的紧身裤仿佛可以意淫到她的骆驼指位置,细长的腿就像面条一样柔软又笔直。如此一枚尤物真想立刻便拔下她的裤子狠狠插入。

  「他们这暖气还真可以」白雪把羽绒服放在榻榻米的角落,然后淑女般坐了下来。这时服务员也进来,端来梁天精心调制的茶。两人看着茶艺师表演完后,梁天赶紧说道「行,挺好,我们谈事了」,服务员明显被领班调教过,很听话的离开了房间。

  「来,尝尝,他们这的茶特好」梁天请白雪喝茶,白雪有点羞愧「我对茶还真不太懂」,梁天笑道「哎呀,喝多了就懂了」,白雪端起茶杯品味着茶中的味道,然后突然眼睛一大,品出了异样的味道「天茄花!?」

              第四章、尤物

  白雪有气无力的瘫软在榻榻米上,梁天见白雪起了药效迫不及待的扑到白雪身上亲吻。白雪意识还算清醒,却时不时的出现这幻觉,她眼前模模糊糊,像是被一辆卡车压住,卡车又化为乌云,乌云冒着刺眼的闪电……

  梁天拿着手机开着闪光灯一张一张的拍着白雪的身体,从起初穿着衣裳,然后脱去外衣漏出白色的胸罩,紧接着又脱去外裤,棕色的内裤带着蕾丝花,在梁天的镜头中展现着各种美丽。白雪被动的被摆着各种动作,在白雪的世界里,她被锁链捆绑,锁链困住她的四肢,随着锁链的摆动她一下劈开双腿,一下崛起臀部。

  梁天抚摸着白雪的腿,鸡巴坚硬无比,但他想好好玩弄眼前的尤物,他将鸡巴摆放在白雪的嘴边,然后捏住白雪的鼻子。白雪喘不上气便张开嘴呼吸,梁天一下把鸡巴插进了白雪的嘴里。

  白雪见到了孙悟空的金箍棒,从天而降,直插喉咙。这奇妙的幻觉让白雪有气无力,她想反抗,却无力反抗,她想反击,却因为药效让她无法激动。白雪只能任由摆布,任由孙悟空摇晃着自己的头。梁天把鸡巴插入白雪的嘴里,双手揪着白雪的头发玩着深喉,始终不忘拍照和录视频。

  白雪瘫软的躺在榻榻米上,梁天抬起白雪的手,让她抓住自己的鸡巴摇动。柔软的手指紧紧抓住梁天的鸡巴,随着摆动梁天感觉到自己无比的快感。如此的尤物,太稀有了,这样就射了让梁天心有不甘。他一把扯下白雪的乳罩,将鸡巴在白雪的乳房上摩擦,摆弄了十几下觉得并不过瘾,有用双手抓起白雪的脚,给自己足交。

  白雪穿着丝袜的脚在梁天鸡巴上摩擦着,这种快感让梁天更加感觉到射精即将来临,这时梁天突然又想到,还没插入白雪的下体呢,可鸡巴已经坚持不住了,随着白雪的丝袜在梁天的鸡巴上摩擦,梁天赶紧坐起身对准白雪的脸就是一顿猛射。

  浓浓的精液射了白雪一脸,梁天掐着白雪的腮强行让白雪张嘴,又把鸡巴放进白雪的嘴里插了几下。随着梁天的性满足,他把带有精液的脸拍了下来,发给了张三和李四,两人微信里都表示惊讶,梁天得意的在微信里发到「我给你定位,快来,一起爽!」

  白雪渐渐感觉幻觉减轻,她睁开眼迷迷糊糊的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正劈着腿,梁天正打算用自己刚射完瘫软的鸡巴插入自己的私处「我擦,你醒了骚货,醒了才好玩,一会多叫几个哥哥伺候你」,白雪头疼欲裂,用脚胡乱踹着。
  梁天见反抗严重,便一下压在了白雪的身上,强吻着白雪与其舌战「我马上就硬了,我鸡巴很大,你享受了就不愿意我离开了」梁天感觉到自己下体开始坚硬了,用手抓着自己的鸡巴寻找着白雪的私处,可白雪下面很干,根本插不进去,何况她还在反抗。

  梁天一头扎向白雪的私处,用舌头玩弄着白雪的下体。「…啊啊啊…求……求你不要……」白雪一边挣扎一边感到私处传递全身的一股股电流「嗯……嗯……走开,走开啊……啊……」

  梁天淫笑道「小白虎,逼这么粉,简直就像小学生一样,水也好甜,好吃」梁天舔食着白雪的爱液,白雪被一股股刺激着,突然一种莫名的高潮涌来「啊……不行了,啊……不行,啊,啊,不要,啊!啊……」白雪浑身颤抖了几下,下体自然的扭动着。

  梁天把眼前的尤物征服后有一种涌上心头的成就感「真骚啊」说着一屁股坐在白雪的右大腿上,然后抬起白雪的左腿,撸了撸自己的鸡巴看着白雪「别急哈,哥哥这就把弟弟给妹妹吃,一下到底你会爽晕过去的,哈哈哈」

  白雪喘着粗气「不要,不要」一边说着全身却无力的反抗,白雪一只手捂着胸部,另一只手去捂私处,但瘫软无力的胳膊很轻易的被梁天甩开,任凭白雪如何扭动,右腿都被他死死的压着,湿漉漉的穴都在梁天鸡巴前裸露着。梁天把鸡巴对准白雪的私处,然后松开手腰部往前一顶……

              第五章、代价

  梁天的鸡巴掉落在榻榻米上,鲜血喷洒着,梁天感觉身体被掏空似得,觉得身上就像被扎了个洞,完全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

  他往边上看去,一个男人正蹲在他旁边,或许是因为他太全神贯注在眼前的尤物面前了,完全没注意到边上来了个人,他捂着正在喷血的鸡巴,哆哆嗦嗦的说「大哥,大……大哥……别」话音未落,不到一秒的时间这个男人就给了梁天五刀,锋利的刀刃不仅准确的划开了喉咙,还在最后一刺中插入了心脏。

  男人把白雪从血泊中抱了起来,这时从门外走来一位老人。「燕老爷子,您看这……」男人抱着白雪问道,燕老爷子见到白雪又心疼又焦急「哎呦这挨千刀的,赶紧送医院,赶紧」,白雪看见燕老爷子,笑了笑「老爹你真慢」说完便晕了过去。

  张三和李四赶到茶馆时发现消防员正全力救活,大火烧的很大,浓烟滚滚。张三对李四埋怨道「梁天这孙子准是跟上次一样,操了之后一把火给人家都烧了,真他妈不厚道,也不给咱俩留一会」,李四瞪了张三一眼「我说赶紧来,你非打完内盘DOTA,屌丝命,内女的多风骚啊,可惜了」……

  王莹和尹三儿跪在医院的地上,过往的护士纷纷绕道。

  原来,当天负责白雪安全的是王莹,王莹发现白雪已经被人挖坑后不仅没有制止,而且发现白雪有危险后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王莹巴不得白雪赶紧出事,高尚跟自己才是天生缔造的一对,如果自己是老总,肯定会把集团搞的比白雪有起色。怀揣着对白雪的怨恨,王莹过于天真了。

  她怎么也没料到,白雪不仅有主动的安全防护措施,而且还有被动的安全方案。行程安排上,白雪参加完聚会应该在10点10分前回到家中,如果有其他事也会给家人说一声,并且晚间有再大的事情都需要有秘书陪同。

  而白雪出事前是打算给尹三儿打电话的,可还没等打电话就已经被害了。而尹三儿当晚找了个小姐,没有看微信群里的安全报告少了王莹的一项。若不是安全网的第三方机构及时通知了燕老爷子,后果恐怕就不敢设想了。

  白雪坐在床上一句话不说,燕老爷子坐在病床边也不敢说话,燕老爷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是高尚的妻子,是自己的干女儿,是集团的形象代言人,她在商业和政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如果传出去,集团的股市将面临严重的打击,高尚的政界路也会出现坎坷。这不是一件简简单单的妇女猥亵,燕老爷子知道这里的严重性,而他更知道,白雪是个聪明人,她一定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
  医院门口突然来了几辆红旗车的车队,高尚还没等秘书开门,自己便跑下车,直奔医院里跑去。当跑到王莹和尹三儿身边时,高尚一脚把尹三儿踹出了2米多,然后一把推开门见到了燕老爷子和白雪。

              第六章、医院

  白雪见到高尚后立刻躺下身把头捂住,然后嚎嚎大哭起来。高尚给燕老爷子鞠了个躬「谢谢干爹」,燕老爷子摆摆手,指了指白雪,意思是让高尚好好安慰安慰白雪。然后便起身往门口走去,燕老爷子刚走到门口。

  尹三儿捂着肩膀正从地上爬起来,他看了看尹三儿「三儿啊,好孩子啊,明年,我去坟前看你啊」说着给助理摆了摆手「走了」,助理趴在他的耳边问道「那……这女的呢?」,燕老爷子用手摸了摸胸口「今天事太多了,我累了,回家」说着便往医院外走去。

  「我求求你出去好不好,我想一个人待会」白雪在被子里对高尚说道,高尚无奈走出病房,对站在一边的尹三儿说道「你怎了?」,尹三儿低着头「没事」。
  院长得知高尚来了,奔跑着赶来「高部长,高部长」,高尚拍了拍院长的肩膀「没张扬吧?」,院长气喘吁吁的「没有,医生是我们医院资深的老医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但您看,这都跟地上跪着,难免引人猜测」,高尚点点头「她怎么样?」

  院长捂住嘴悄悄的跟高尚说道「阴道外、中、内侧都化验过了,外部极少量精液DNA和排泄物,中部闭合,无任何物质,内部完好没有任何物质,说明没有被性侵。脸上的物质是精液,嘴里有少量精液,应该是口交造成的。

  胃里有残留的物质,化验后发现是茶水,血液科给出的报告是由中西药混合的镇定剂,应该对身体不构成伤害,不会有后遗症的,没有发现毒品的血样,说明下的药里面不含毒品。

  皮肤有少许的皮外软组织挫伤,很轻,不需要处理。现在精神比较低落,您多陪陪她,没大事「说完院长手哆哆嗦嗦的,」好,您忙,注意保密「高尚嘱咐道……

  高尚屋了捂嘴,有点像哭,又忍了回去。尹三儿走到高尚边上「对不起」,高尚看了看手机「把门看好了,再出事把你头拧下来」,说完便坐在医院的凳子上沉默着。

  2小时后,白雪把尹三儿叫进了病房「把王莹喂狗,把你手机给我,然后出去吧」。

  白雪用尹三儿的电话给老李拨通了电话,老李接到白雪电话后很吃惊,电话里老李没有让白雪把话说完,「我都明白,这件事没发生过」说完他把孩子托给邻居后,搭乘最近的飞机来到了京城。通过技术手段,老李找到了张三和李四的住处。

              第七章、干净

  早晨张三还没起床,便有人敲门。张三懒洋洋的起了床「谁呀」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位中年男人,还没等张三问你找谁,老李便一棍子打晕了张三。

  一碗清水泼醒了张三,老李很干脆「前几天梁天给你发的照片呢?」,张三打小就混黑社会,听老李一说就知道准是梁天出事了「我告诉你,你赶紧给我松开,内妞的照片我看了,一百万,给我一百万我都删了,要不然你弄死我!」
  张三认为这样能唬住老李,怎料老李笑了笑「成全你」,说完走到张三的电脑前打开了张三的主机箱,暴力的卸下硬盘后在地上摔的撕碎,然后又从床上找到Ipad,也摔的粉碎,并且接了一盆水,把硬盘和ipad都扔进了盆里,最后又找到张三的手机,一样来了个人道毁灭。

  一系列工作做完后,又一把把张三的头撞在墙上,张三还没来得及求饶就昏了过去。接着老李把张三扔进厨房,然后切开煤气罐,打开煤气后往客厅的沙发上扔了颗烟头,便离开了。

  老李在张三家楼下早点摊要了馄饨,一边吃着一边等着,直到听到一声巨响,才转身离开。

  中午,李四还在家里打着DOTA,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凉风,李四回头一看,发现一个中年男子正站在自己身后「玩够了么?」老李拿着刀架在李四的脖子上。李四果断吓尿了,连忙说道「我家没钱啊大哥,你看我家有钱的话我能住这破房子么」,老李笑了笑「梁天前几天给你发的照片在哪里?」

  李四一脸懵逼「叔叔,都在电脑里呢,我手机也有,我可没给任何人发啊,他没事就给我发这些,我就觉得他牛逼看他吹什么的,我都没见过他几次」
  老李叹了口气「那行,你自己把电脑硬盘卸下来」,李四连忙拆开电脑卸下硬盘「叔叔卸完了,给你」,「是手机呢,给我」李四拿出手机给老李,老李接过手机拍了拍李四肩膀「跟我走吧,我带你见个人」……

  老李带李四来到一处工地,当李四看见白雪时顿时腿软了「姐,姐姐,这事跟我没关系啊,是梁天,我什么也没做啊」,白雪微笑着看着李四「嘘,你还有备份吗?」

  李四吓尿了「真的没有,我也没给别人发过,他经常给我发这些,我都看习惯了」,白雪翻了翻手机,看到了自己在梁天和李四聊天的微信中照片「梁天还给别人发了么?」

  李四吓的腿直哆嗦「没有没有,真没有,他一般要发也就发我们群里,他内天连群都没法,就给我私发了,可能还给张三发了,我就知道这些啊」。

  尹三儿走到白雪身边「我看过梁天的手机,他就给这两个人发过」,白雪点点头,尹三儿从老李手中接过李四一脚把李四踢到了工地的一处深坑。李四摔到深刻里才发现,一个女人也在深坑里,李四脸都吓白了「什么,什么意思?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一辆水泥车缓缓开来,水泥管子对准深坑便开始注入水泥,不到5分钟坑就填满了,而王莹和李四永远的留在了下面……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