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洗浴中心开设之前
洗浴中心开设之前

? ?? ???零七年初的一天,我只身驱车从北安市到齐市。
这段期间刘江还是说服了我,让我放弃北安市三道街改造项目的投资,集中精力在北安市北岗区筹建一个高规格的娱乐场馆,说实话,政府行爲的政绩工程项目近年来对于正统的开发商参与招标积极性来说早就江河日下了,政出多门,政策保护主义朝令夕改,款项难结等等因素才使我不得不有了改换门庭的想法,并应刘江之邀,决定到齐市刘江的月閑洗浴中心进行一下实地考察。
刘江是一个地道的江湖人,九五年在齐市横空起家,老婆李月閑韩国人,是早期风月场出身的人物,月閑洗浴中心因此而得名。
我与刘江乃过命之交,初始应该是在文革末期,所以我们有着共同的成长经历,而后我求学,他仍涉足江湖,「桥四」集团覆灭几乎殃及鱼池,现在他的事业正如日中天。
傍晚,等我到了星级月閑洗浴中心刘江的豪华办公室还沒有坐稳,刘江这个粗野的大汉就迫不及待地向我介绍起他的娱乐王国,神秘地说到:「我们这?都是会员制,一个会员介绍另一个会员,每个会员的金卡最小十万元,如果是散客一般沒有熟客的介绍我们从不接待,我们这?一天的营业额都要在十几万元之上,你看见楼下的车了吗?都是名车,公检法的,政府的,富商的。」
我及时地打断刘江的叙述,诱惑地问:现在廉政建设和和谐社会建设抓的这么紧,你和他们这么有恃无恐,凭的是什么?」
刘江讥讽的一笑说:「你说爲什么,还不是爲了寻女人,寻欢乐,寻刺激,他们就是我的保护伞,历次文化治安严打他们整顿各路人马从沒有踏过我的门,当然专项部门如公安文化等等那个不是定期拿我好处,更何况他们也有证据在我手?,他寻他的乐,我挣我的钱。」
我不假思索地问:「难道就是因爲你这?有小姐吗?」
刘江自豪地说:「是的,小姐是那?都有,之所以他们到我这?来,一个是因爲我这?组织的好,责任到位,非常安全。二是首先我这?的小姐总共有一百多,条件都非常好,小姐一米七以下根本沒有,一米八十以上的我这?就有十多个。我这?雇佣小姐只是个高还是不行,还必须是腰条好看,一身的膘肉丰满,肉皮嫩白,毛黑毛多的才可以。还要活好,腰腿柔软,能够做各种后弯腰大叉的动作,象这种阵容在全国也很少有。
我这?的小姐还是绝对听话的,你让她们幹什么她们就让幹什么,你想怎么折腾她们就让怎么折腾,你只要高兴就是把她们的屄翻过来都行,其次我这?的色情表演也沒有多少地方有,小姐光屁股跳舞天天都有,一群一米七八的大姑娘光膀光腚在台子上翻腾跳舞你说那个领导会不来,別的像洗浴中心也好,夜总会也好,酒吧也好,就算是东北的所有地下舞场他们有一个算一个在表演色情二人转时无非是打两下,鸡吧卵子屄的骂一通就完了,可是我这?的色情二人转无论男女都是光屁股表演的,女的露着奶子露着屄,男的露着鸡吧露着卵子,你说能不吸引人!
更吸引人的还是我从吴桥等地请来的杂技表演更有看头,无论是男女演员不管大小在表演的时候也都是光屁股耍杂技的。所有说我这?生意好是有很多先决条件的,大哥,你要是能够组织成我这样的阵容以大哥的头脑和黑白两道的实力一定比我强多了。」
我非常正式的问刘江:「你投入场馆的基础建设,小姐和表演人员以及工作人员,上下打点的各项迎来送往等等的成本你计算过吗?」
刘江略一沈思说:「基础建设好说,你是这方面的内行,小姐和各个表演人员的开支一定要大,比如我这?的小姐和表演人员的开支在全国范围内具我所知有可能也是最高的,每次每场或者包括赶场的每个人每天的开支包括小费在内要成百上千多或几千,赶到挖人的时候甚至有的上万,要不然这些人怎么回争着抢着甘心情愿遭罪也要到我这?来的原因。
另外管区民警,治安和刑警队,公检法和文化等都有人罩着我这?,他们每人每年都会从我的手?得到一大笔好处,这是爲什么我这?鬧的这么兇却依旧安然无恙我行我素,只要不出人命就行。再者由于我这?是封闭的会员制,不会有烂糟糟的社会人来扰,所以只要胆大心细性子刚,一定回发财。」
刘江接着又说:晚上我带你各处看看,做一个全面的了解,然后咱哥俩在好好筹划一下」。我于是欣然。
山吃海喝之后,我与刘江又到了他的豪华办公室,同来的还有他风骚俊美的老婆李月閑和工商局的两个四十多岁大腹便便色迷迷的朋友,他们也第一次来,正在我们抽烟閑谈的时候,一个胸牌上注明大堂领班的约三十岁左右高高大大十分妖艳的女人带着两个都约有一米五以上二十多岁的应聘小姐走进办公室,那个妖艳的女领班说明这两个小姐的来意,我和工商局的两个人听了后这才凝神注视进屋的三个人,刘江的老婆李月閑仔细打量眼前的两个花枝招展小姐,漫不经心妖气地问:「你们两个是那?的人哪?以前幹过小姐吗?」
略胖一点小姐回答说:「我叫小红,她叫小丽,都是大石桥的,以前在沈阳和大连幹过,是森哥介绍我们来的,说你们这?工资特別高,所以我们来了。」
刘江翘着二郎腿,吐着青烟,眼睛透着色迷迷的光,不怀好意地问:「是强森哪!只要听话,什么都肯幹,工资不是问题,那么在你们来的时候,强森一定给你们说了我们这?的规矩了吧,我们这?的小姐幹的都是光屁股卖屄活,因爲到这?来的客人都是高档次的,都非常难伺候,对小姐的要求所以就非常的严,你的身上有一个不顺眼的黑点,一根毛长的不齐,客人都会不高兴,所以我们都要在事先验身,看看你们的身体和不合格,有些活能不能做。」
李月閑直直地问:「听明白了吗,如果听明白了,想在这?幹,现在在这?你们两个人就把衣服全都脱光了,光出屁股让我们检查检查,看看腰条怎么样,肥膘厚不厚,看看身子上有沒有疤瘌坑,如果有坚决不要,在看看屄长的肥不肥实,能不能抗操,屄毛是厚是薄,是多是少,是长是短,秃屄白虎我们不要,有的客人想看白虎,我们甯可把小姐剃成毫毛不留的秃屄白虎,你们如果觉得自己身上的东西还行就快脱」。
两个高高的小姐个个面红耳赤,擡眼看看四周我们三个男的和两个女的,不情愿地看着刘江,刘江不耐烦的口气说:「都她妈的当小姐了,还害怕光屁股,我们这?的小姐整夜整夜的光腚,那一个不是水灵灵的大姑娘,就你们是良家妇女,不想幹就快走」。
无奈,两个高挑的小姐果然当着我们五个人的面一件一件往下脱衣服,转眼间,就都脱得一丝不挂,光熘熘的两个大白肉身子站在我们面前,我和工商局的两个人还是第一次看得快到一米八个头两个女人白花花光腚的样子,可是办公室?的其他三人却不以爲然,刘江用翘起二郎腿的脚尖指两个都用双手捂着阴部的两个光腚小姐说:「都给我把手拿开,双手抱头,两腿给我大大的叉开,能叉多大就叉多大,把小肚子都腆起来。
两个小姐不得不按照刘江的命令去做,双手抱头,两脚大大叉开,往前腆着小肚皮。
这两个小姐果然是好品。眉清目秀,靠近胳肢窝的胳膊处的肌肉徐徐下颤,雪白青嫩,与胳肢窝??的黑黑长长的腋毛现场了鲜明对比,四个乳房都非常丰满白皙,高高上翘,鲜嫩无比,每个乳房上的网状静脉青血管都清晰可见,由于羞涩紧张,全身汗毛孔下一个小小的鸡皮疙瘩使每一根汗毛因汗毛根处的突起皮肉收缩而都根根竖立,清清楚楚地可以看得白花花的光腚身子上一层青刷刷的茸毛,略胖一点的小姐的阴毛长的甚是壮观,肚脐到阴唇一半的地方和两侧深深的腹股沟处都覆盖着长长浓浓的阴毛,两片阴唇略略外翻,阴阜肥美丰厚,向上高高隆起,一看就是典型的馒头屄。
刘江仔细看了半天,转身对李月閑说:「小红的屄毛很好,腋毛也很长,刘处就非常喜欢这样的,小红上班的时候一定別忘了把这些阴毛都剃光了,千万別剃得光光的,一定要留下一点点阴毛茬,刘处不长胡子的脸就喜欢短短的阴毛茬子扎的感觉。
刘江随后问羞涩的小丽:「你的性高潮最快要多长时间?」
小丽涨红着脸轻声回答:「我从来也沒有算过,要看情况。」
刘江下流地说:「你现在就当着我们的面自己手淫,我们看看你达到性高潮的有多少时间。」
我们在场的三个男人几乎都不敢相信,要一个女孩子当着这么多男男女女的面自己要玩弄自己的阴蒂阴唇阴道通过性刺激而达到性高潮,这是何等的羞耻,只有在黄色电影拍摄的时候或是一些特定的场合才会有女演员当着摄影师以及工作人员的面达到性高潮,这可能吗?
可是,我们错了,小丽就真的用手轻轻把扒开自己的阴唇周围的阴毛,在向上撸起阴蒂的包皮,轻轻捻动突起足足有一公分大小的阴蒂头,另一支手的食指插进阴道快速抽插,双管齐下,不一会,小丽的全身就象过电一样颤抖,大大的两个乳房随着每一次的抽插而上下左右的晃动,光屁股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大腿上方的肌肉和小腿肚子上的肌肉都在无节律抽动震颤,一个脚跟高高的擡起,只要五个脚趾头着地,前脚背绷得紧紧的,青筋突暴,由清虚逐渐逐渐变成有节奏的呻吟,呻吟之声越来越大,在小丽极力的控制之下还是发出了细沈的低吼,这种低吼的节奏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是长长的低吟,两腿扭动在了一起,两条大腿根处的嫩肉紧紧相靠,小肚子上的肌肉上下急剧起伏,两个抽插和捻动的动作慢慢停止,肛门由一缩一胬到紧紧收缩,阴道口泛出一股白浆,这预示着小丽已经达到了性高潮,这太淫荡,太壮观了。
刘江高兴地说:「好!小丽,你的性高潮前后才只用十二分锺,可以了,你们现在可以穿上衣服,随时随地都可以上班。」
就这样一场好戏结束了,下一场又开始了。
由于办公室的事耽搁,舞场?裸体舞已经结束。
当我们到表演厅的时候,表演台子上正在上演色情二人转,一个三十岁上下足以有一米七左右体重约在一百四十斤上下的肥美女人和一个比她矮半头的同龄男子,惊奇的是这两个表演色情二人转的一男一女两个人都已经脱得光膀光腚,从脚趾头到脖子都是寸丝不挂,女的又高又大,又白又胖,浓浓的眉毛,杏眼朱唇,上唇上黑乎乎的一层淡淡的茸毛,一看这个发育旺盛的茸毛胡须就知道这个女人的性欲一定非常强,肩膀宽厚浑圆,上臂下的肥肉随着胳膊的每一次摆动而左右晃悠,胳肢窝?的腋毛已经全部剃光,肥嘟嘟的肥肉把胳肢窝?的凹陷处填得满满的,两个乳房丰硕尖挺。
三十左右的女人竟然看不出来乳房有一点下垂的感觉,我相信可能是做过手脚,肚脐被丰厚的肚皮几乎全部淹沒,阴毛已经全部剃光,深深腹股沟和阴阜阴唇的喧肉上一大片清漆漆的,并且有很多阴毛茬毛根的毛囊泛起一个个小红点,这可能是长期剃阴毛剃出的毛囊炎,一看到这个画面就会让人想起黄色视频?女黑人那肥嘟嘟剃光阴毛后清漆漆的阴部,女演员的阴唇丰厚外翻,阴蒂的包皮自然下撸,半截阴蒂头水灵灵的接啊突出赤裸,这个女人的骚劲一定非常不一般,女演员的大腿和小腿非常匀称,光滑无比,几乎看不到一根汗毛,脚后跟和五个脚趾头白皙粉嫩。
那个男演员的体态略瘦一些,光头,最值得看得自然是从演出开始到结束男演员一直硬梆梆又粗又长的阴毛丛生的阴茎和下坠的卵子。
表演台是设在表演厅的中央的,它的四周摆设着能够容纳百十人的可躺可卧的休閑床,现在观看的人得有七八十人。休閑床的位置略微比表演台高并且紧靠表演台,这样不但可以平视表演台的一切而却伸手就可以摸到表演台上的人。刘江告诉我通常来这?看表演的女人一般要占三分之一,形形色色什么样的女人都有,高贵的,低俗的,个个粗言秽语,指手划脚。
现在,表演台上的女演员正在叭叭抽打男演员的嘴巴子,嘴?还骂到:「操你妈的,你要演大西厢?的张生,瞧你妈了个屄的样,光着个秃脑瓢,撅撅个大鸡吧,张生就像你这样。」
男演员不甘示弱地地对女演员肥嘟嘟的阴阜叭叭煽几下巴掌,女演员向后撅着光屁股不停的叫骂,男演员进而扯起女演员的一个奶头说道:「我的鸡吧怎么了,也比你沒有毛的的秃屄强,你以爲我愿意摸呀,满是屄毛茬子都她妈的直扎手,崔莺莺也不像你整天露个大肥屄,等着让人操。」
这时,休閑床上的一群男的一直在粗言秽语的叫好叫喊,有的喊使劲煽她的屄,有的叫喊快点操她,有的叫喊薅她的奶头。女看客也在高声叫喊,薅他的鸡吧,薅他的鸡吧毛,使劲往长抻,撸出精来,淫叫声淫喊喊声此起彼伏,台上台下足足折腾一个多小时,这场二人转才退场。
下面的节目是一个漂亮的女主持人主持的杂技表演,一番讲解和鼓动之后,女主持人请上来两个一大一小两个女杂技演员,小的十一二岁,大的十八九岁,两个女杂技演员一上来就是翻一阵空翻,
随后在女主持人的命令下两个女杂技演员双双脱光身上所有的衣服,一丝不挂,光腚啦擦的站在台上,十一二岁的小杂技演员的小乳房刚刚鼓起两个小包,小奶头不大一点,阴部上一个阴毛也沒有长出来,只有一层绒唿唿的细细茸毛,两片大阴唇紧紧合拢,顔色粉?透白,整个小女杂技演员除了头发以外浑身上下一根毛都沒有,那个十八九岁的女杂技演员的阴毛只剩下从上到下细细的一绺,阴唇阴阜阴蒂都清晰看见,乳房不是很大,但是很结实,绷绷紧。
接下来的这两个光腚女杂技演员一会大噼叉,一会大向后弯腰,无数花样的高难度动作,使得两个女杂技演员身上的各个部位各个器官已经到了极限张开,身上的每一个汗毛孔纤毫必现,及其是这么小的一个小姑娘光腚耍杂技,太难得了,而且揻腰叉腿,把一个阴部?的的尿道口以及阴道?的嫩肉看得清清楚楚。
刘江见我的兴緻很高,就拉着我非得看看包房都在幹什么,我非常不情愿地跟着他走向三楼。
刘江打开第一个包厢的房门,我就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包房?的正面地上撅着一熘四个一米八十多高的光屁股小姐,个个屁股沖外,大叉两腿,肛门阴唇阴道完完全全赤裸在房?所有人的眼前,地中央一个一米八十高的小姐阴毛上系着一个铜铃两个乳头上个系一个铜铃地大跳光腚舞,房?的床上坐着两个四五十岁的男人,床上散落着一堆人民币。
他们和刘江看似非常熟悉,我们一进屋,他们就寒暄不止。我们一直在这呆了十多分锺才离开。
等到我们离开的时候,我不禁问刘江:「他们这么折腾这些小姐难道就是爲了打炮吗?」
刘江讥讽地一笑说:「这些人都是社会和政府?有身份有地位,有头有脸的人,平日?道貌岸然的,在家?对老婆不能做的事在这?什么都可以做,抠屄剃毛舔肛门什么都行,甚至可以象妇科医院检查妇科病一样把小姐的屄从?到外的翻过来看都可以,当面尿尿更可以」。
通过这一次的造访,我于是开始怀疑这样的生意我能不能幹得了,因爲我太守旧了,难道这个时代就真的这么多诉求吗?
【全文完】